欢迎光临
期刊测评_之家体验

用科学知识打造诸葛亮(上):这些普通人打败了世界公认的顶级预

有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诸葛亮基本上就是《三国演义》中最聪明的人,能呼风唤雨就不提了,其中他最最吸引人的本事之一,就是他能料事如神,他不但能预料到老奸巨猾的曹操在赤壁败后向哪逃,还能七擒七纵孟获。

在现实世界中,也是有些人比较善于预测的,虽然不至于成为演义中的诸葛亮那般夸张,但也不会比之差。这些人在一项名为「良好判断计画」(Good Judgment Project)的大规模实验中,在预测地缘政治等课题上,以普通人的身份打败了美国情报局的专业预测员,而且前者比后者的成绩要高出30%。

容我重说一遍:这些普通人成功打败了那些世界公认的顶级预测专家,那些可以查阅机密文件的预测专家。

这难道不就是藏在民间的卧龙诸葛亮吗?

该研究还发现,这些人并非拥有天才级别的高智商人物,也并未掌握特别的情报优势。他们并不拥有什幺神秘的潜质,或什幺通灵之类的特异功能,他们只是些像你像我一样的普通人,不过,他们显然具备一种独特的思考方式。

什幺思考方式?

活在现代的诸葛亮

「良好判断计画」的发起人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E. Tetlock),一位毅力超强的心理学教授(他曾经为一项研究花上21年时间),为这些极善于预测的人们起了一个名字,就叫做「超级预测者」。泰特洛克对超级预测者们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整合出了他们之所以优秀的共同点,并写在《超级预测》这本书中。

书中给出了许多关于超级预测者的科学解释,而我认为全书就只为一个重点而展开——普通人该怎样利用这些科学知识思考,才能準确的预测未来,成为「超级预测者」。

这本书的理论较多,概念较複杂,但这并不妨碍我将它们一次过串联起来,浓缩在一个故事里。

你和超级预测者小杨的故事。

这两件事都很好理解,它们充斥在我们的日常思考中:

预测是可能的,但前提是这事情有清晰规律可循,例如:下班时间的捷运一定人潮拥挤。预测是不可能完全精準的,因为不确定性和小概率事件是会发生的:捷运可能会发生故障,捷运可能会发生恐怖袭击。

在超级预测员在预测一件事情之前,他们会先检验问题是否落在「困难度的适居带」(Goldilock Zone),即问题不会太过容易,也不会太难的。

釐清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太容易和太难的问题都是没有价值的,前者无需预测,后者无法预测。只有困难度刚好落在中间的问题才有价值,例如:某公司在未来6个月的股价走向如何?而不是未来6年的股价走向如何。

基本上,预测时间距越近,準确率就会越高,预测时间距越远则越容易失準,而超级预测员给出的最佳预测时间距是6个月以内,超过6个月则较难。

为什幺要克制直觉呢?

一般人倾向于认为,直觉和第六感之类的感觉(也就是我们常听说的系统一),能在一个人面对问题时给出最準确最肯定的答案,而其背后的心理推论通常是一厢情愿的:「如果这事不是真要发生的话,为什幺我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但对不起,直觉不只常常在应对複杂的问题上失準,也是美国情报局的预测员会败给超级预测员的主要原因。一般人或许认为,这些训练有素的情报局预测员具备参考机密文件的优势,理应能得出比超级预测员更準确的预测,但泰特洛克形容那只不过是「知识的幻觉」,因为人们很容易对一件事情做出直觉上的过度反应,这包括了过度自信和过度怀疑自己的判断。他们可能只根据某个消息,就认定未来的石油只会涨价而不会降价;或者反过来,因为某个消息而认为石油一定会降价。

这种过度反应还可能会导致另一种认知偏差的出现——「确认偏差」(或译「确认偏误」),这种认知偏差你应该不会陌生。当一个人认定了某个事情一定会发生的时候,例如,他认定「石油不会降价」,那你就算给他再多有关石油会降价的证据,他都可能会视而不见,他甚至会主动去找一切有关「石油不会降价」的证据来维护自己的信念,并发展出越来越深的主观偏见。

人的默认思考方式是直觉思考,而理性思考是罕有的,这意味着,大部分人的思考都免不了认知偏差,而以上所说的,也只是直觉思考的一小部分偏差。

你可能觉得奇怪,那为什幺从小到大,我们都认为直觉才是最準确的预测工具呢?为什幺许多的影视作品,都是推崇直觉,鄙视理性思考的呢?

那是为了提高影视作品的娱乐性,和正确性无关。但这也映射出了人们是多幺喜爱靠直觉作判断的,当灾难发生时,无论任何灾难,所有其他的人都可能在犹豫不决,不愿意相信之类的,尤其是那些挂起白袍的人,他们说他们需要更多的证据,但只有主角肯定的给出了一个坚定的判断:「总之,我们必须现在採取行动,否则就来不及了!」

结果当然是主角的直觉对了,可怜的白袍人可能死可能伤,因为做事三思实在不酷,所以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我当然也不是想说相信直觉或系统一就是不好的,对于一些时常要争分夺秒,需要快速做决定的职业,例如警察、消防员、运动员之类的,在追捕罪犯、拯救火灾难者、投下关键的三分球时,他们必须依赖直觉,也只能依赖直觉,而且在紧要关头,有意识的理性思考(也就是我们常听说的系统二)的确可能会拖累自己。

但现实世界里,大部分的人在大部分的时候,都不生活在以上那些争分夺秒的情况中,你通常都有大量的时间思考你人生的走向,如何更好的完成工作,或者预测老闆这一年会加多少薪水,而在这类可以投入较多时间思考的问题上,理性思考往往能无悬念打败直觉,皆因直觉思考会产生一系列的认知偏差,而理性思考能对抗这些偏差。这里只举一个关于认知偏差的着名例子:

一组球棒和球的价格是1.10美元,球棒的价格比球高1美元,球的价格是多少?

用科学知识打造诸葛亮(上):这些普通人打败了世界公认的顶级预

如果你的答案是10美分,那你就错了,请尝试仔细的思考。(答案是五美分)

(有兴趣知道更多认知偏差,非理性,或系统一和系统二的差别,可以自行翻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康纳曼所写的着名经典《快思慢想》。)

那既然直觉思考给出的答案比较不準,那是否意味着人们在思考问题时会更愿意使用理性思考呢?

不对,哪怕是面对再複杂的问题,人们依然倾向于使用直觉给出答案,这当然是人类大脑长期演化之下的产物,因为直觉思考(也就是看心理学书籍常听说的系统一)是快捷而省时的,是能节约能量的,而那非常符合原始人大部分的生活状况,他们需要快速的判断丛林里是否有毒蛇猛兽,而不是站在那里思考毒蛇猛兽的出现概率;他们需要把能量花在身体的劳动上,而不是思考如何解决数学难题。

而理性思考(也就是常听说的系统二)则缓慢许多,用多了还让人觉得特别累,这也就让人自然而然的拒绝理性思考,当然表面上没有人会拒绝理性思考,但实质上,在面对日常生活的每一个问题,大部分人都不会理性思考。

我记得有某个人物说过,他发现人们可能一年只有意识的思考,或者说反省自己一两次,而且通常是逼不得已时才会这幺做,如果生活过得舒适自在,则可能完全不曾有类似的思考,这意味着,大部分人不太爱用脑。相比之下,他自己则每一天都会有意识的思考,进行反省。不过这些话的出处我已经忘了,你就当作参考就好。

总而言之,在预测未来这种极度複杂的问题上,直觉所给出的答案往往太过简单,甚至说充满偏见和偏差也不为过,在回答複杂的问题上,有意识的思考,理性的思考才能给出最优答案。

而对超级预测员来说,更是如此。

但抑制直觉偏见只是精準预测的基本要求,要精準的预测未来,还得靠另外几种思考方式。

延伸阅读:用科学知识打造诸葛亮(下):费米推论结合「事前验尸」的思考方式,将产生更精準的结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