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期刊测评_之家体验

SP齐来亚路中廉屋为个案 槟不调高土着固打

SP齐来亚路中廉屋为个案 槟不调高土着固打

SP齐来亚路中廉屋为个案 槟不调高土着固打

佳日星SP齐来亚路中廉价屋土着单位41%不会成为先例,槟州土着房屋固打配额没改变。

掌管槟州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佳日星指出,SP齐来亚路中廉价屋的土着单位超过30%的固打,不会成为先例,并也是唯一的案例,州政府不会调高30%的土着固打配额。

他今日出席槟城佛义洗肾中心送月饼给肾友后召开记者会被询及时如是回应。

他说,这是州政府首次通过属下的槟州土着房屋信托基金会(土着基金)买下SP齐来亚路320间中廉价屋单位,即占总单位的41%。

由于该区位于乔治市市中心,有许多土着社群,因此才买下超过30%的单位,旨在协助更多的土着能购买中廉价屋。

“州政府是根据个案作出考量,视房屋计划的地点及当地生活的社区人口而定。”

他强调,土着房屋固打不会增加,会维持一样。

他说,30%的土着固打配额是在2007年槟州结构大蓝图定下的,廉价屋的分配法是50%土着、35%华人或其他及15%印度人,而中廉价屋的固打分配则是30%土着、55%华人或其他及15%印度人。

他表示,由于很多发展商指土着单位配额难出售,于是就要求开放土着单位,而槟房屋委员会的条件是,须将土着购屋者享有的折扣款项,交给州政府,州政府就将这些款项存入土着基金。

“理想来说,土着基金所积存的款项应用来兴建房屋单位给土着,或者像这次的情况,州政府用土着基金的款项购下中廉价屋,以便土着可以较便宜的价格买下中廉价屋。”

禁付台底钱插队

佳日星再次重申,在他掌管下的槟州房屋委员会,绝对不能让付台底钱插队买廉价屋的事情发生,因为该委员会所遴选出来符合资格的申请者,必定是符合所有的标准。

他是针对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斯里马袖强昨日在民政党槟州代表大会上说,前朝州政府不曾发生过任何与舞弊贪污的事,并暗指行动党州议员林秀琴父亲林吉祥涉嫌收台底钱一事件,作出回应。

“反贪污局已在调查此事,相信很快就有结果,所有涉及的人士都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佳日星指出,他将会在行政会议上建议,永久性的将所有企图付台底钱插队买廉价屋的人,列入黑名单。

“收台底钱的人将交由反贪污局及警方采取行动,但是付钱的人也一样犯罪,不要以为你付钱得到屋子的几率就比较大,在我的掌管下,你完全没有机会。”

他说,以他为首的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SPEC)每次审核的不是一两份的表格,而是需要用推车送进来的数千份申请表格,他与该委员会九名成员都需要非常严谨的遴选出合格者,毕竟房屋的单位少过申请的人数。

“委员之一的国会议员黄伟益更建议我,下次请媒体一起来看遴选过程并协助他遴选,因为这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8300万土着基金首提4160万购320单位

佳日星说,SP齐来亚路中廉价屋的非土着购屋者需付7万2500令吉以及2万5000令吉的停车位才能买下一个单位,但土着只需付7万2500令吉就可买下附有停车位的单位,意味着他们获得2万5000令吉的折扣。

“我这也是回答巫统议员在之前州议会上询问州政府,为何收那幺多钱在土着基金里却没用的提问,事实上土着基金有8300万令吉,这是州政府首次提出4160万令吉购买320间单位,而最后相信只能拿回2000多万令吉。”

他说,州政府以每个单位7万2500令吉来购买上述320个单位,总额是2320万令吉付给发展商Zubicon有限公司,另外每个单位6万7500令吉(总额2160万令吉)付给槟岛市政厅,作为献地损失。

“实际上,该土地目前的市价是2500万令吉,所以市政厅还是亏损了一些,而320个单位在售出后,全部数额也将回到土着基金。”

他指出,州政府日后将会继续用土着基金的钱来购买其他的计划,否则一味地把钱存进土着基金是没有意义的。

佛义医疗中心竣工没洒水器无法启用

佳日星说,他会向槟岛市长拿督芭蒂雅了解,为何由槟城佛义洗肾中心兴建,位于峇六拜的佛义综合医疗中心迄今仍未能获得落成准证,他希望市政厅可尽快加速流程,因为有许多洗肾病人迫切需要在该中心洗肾。

他解释,该建筑物是在2013年动土,原本应于2015年就能竣工投入操作,唯该中心虽已在3月竣工,但因没有得到落成准证而无法投入运作。

他说,该中心的建筑费共耗资750万令吉,尚未包括仪器的费用,共有40个洗肾仪器,其中一部还是他赞助的,要价4万令吉。

槟城佛义洗肾中心秘书郑春成表示,他们目前仍未能获得落成准证,最主要的原因是无法获得消拯局的批准,因为他们是在该中心竣工后才发现没有洒水器。

“但我们已向市政厅上诉,虽然没有洒水器,但是每一层楼都有灭火器,所以希望市政厅能给予体谅,并批准落成准证。”出席者尚包括槟城佛义洗肾中心执行顾问梁健民、副主席陈福来、委员黄喜汉及吴瑞来。

相关推荐